牧者心聲

牧者心聲

信仰的「留白」


分享者: 黃天慧傳道
2018-05-19

    中國畫有特有的「留白」法則,就是畫作不加底色,在某些部份刻意什麼也不畫,適當的留下空白,使畫面不阻塞、不凝滯,充溢著無盡及廣闊的空間感,給人想像的餘地。我們的信仰裡,好像也有「留白」的時候。


     「我白日呼求,祢不應允……」(詩廿二22)神似乎在某些時候對我們的生活畫面「留白」了、缺席了,對我們工作上的疑難、前路的去向、婚姻的不和諧、人際關係的不如意等像不問不聞,就好像當日耶利米時代那樣,神容讓聖殿陷落,沒有盼望那樣。於是,有些先知為以色列人沒有經歷神的日子的空白上,擅自以神的名義作出應許。我們或許都會像這些先知那樣,為神想出多種的理由來填補這些空白,讓情況看來合理一點、使自己舒服一點,然而耶利米卻不是這樣。


耶和華說:我豈為近處的神呢?不也為遠處的神嗎?耶和華說:人豈能在隱密處藏身,使我看不見他呢?耶和華說:我豈不充滿天地嗎?

(耶利米書廿三23-24


     「耶利米也忍受神的沉默,但他不想假裝。他願意帶著自己的疑問去生活。有一天他終於得到了答案:神不單是「近處的神」,還是「遠處的神」。在豐盛的時候,神在那裡;在匱乏、渴求的時候,神也在那裡。不必去填補因為感到神似乎遠離而導致的空白,因為神無時無刻都『充滿天地』。『遠處的神』的經歷,使耶利米更深了解神的愛:『從遠方耶和華向以色列顯現,說:我以永遠的愛愛你』(耶卅一3)」[1]


     中國畫的「留白」,讓人有更廣闊空間的想像餘地;神在生活畫面上的「留白」,讓我們不在別處尋找祂的足跡,因為這位遠處也是近處的神,其實一直都在我們的心裡,已經「充滿」了我們的生命!



[1] 泰澤著,陳翠婷譯:《靜修靈旅》,(香港:基道,2009),頁24。